寫下 2020 年總結|Vitalik:加密產業已做好準備,為公共財調解發揮關鍵作用

不管從任何角度,2020 年都是「具歷史意義」的一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全球化的節奏,實體經濟流動性戛然而止,即使各國央行加足馬力印鈔,但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另一方面,新科技在這段時間高速發展,AI、區塊鏈、密碼學、交通運輸科技等新科技可能會開拓人類篇章的下一頁。下文爲動區整理編譯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今(28)日發布的文章:《寫在 2020 年年尾的註解:加密產業以及產業之外》。

 

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今日發布了《寫在 2020 年年尾的註解:加密產業以及產業之外》,意在總結 2020 年加密產業的進展。他認為,如今公共和私人領域逐漸模糊,一方面各國的政府和大企業開始起的衝突,而區塊鏈金融協議的出現也改變了過去一對一交易的生態,治理協議也成為產業的重要議題,加密產業看似已經走進真實世界,但衝突依然存在。

Vitalik Buterin 並沒有提出解方,而是頗析了加密產業正在面臨的趨勢和問題。

公共財的概念逐漸興起

Vitalik Buterin 認為,過去的經濟學主要聚焦在「實體商品」(goods  in the form of physical objects)。諸如像是食品生產、零件製造、房屋買賣等,而這些實體商品都具有相同的屬性,即可轉讓、銷毀、購買、出售,但無法複製。

不過在網路(或稱互聯網)上,適用的規則完全不同。在網路生態中,「複製」的成本及其低廉。

實體商品複製成本相當高,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才能讓其他大眾也得以受益;但網路上複製非常便宜,在網路上很少有「消耗品」。

所以,在網路上,公共財(public good)反而變成顯學。

在網路上的服務整體而言是「一對多」的,這和傳統如公司、城市、國家的存在很不一樣。譬如世界各國都在使用推特,所以推特需要針對多個國家、不同人權管理,包括內容審側、社群管理。

推特本身就是美國以及各國政治人物公開辯論的平台的時候,美國對推特的管理要如何和其它企業一樣公平?

推特雖然本身是產品,但同時這個平台因為網路無緣弗屆的關係,已經變成了公共財,要如何管理公共財,反而才是目前的難題。

網路的特性也讓公私領域逐漸變得模糊。

想想看,在推特上,政府反而變成參與者,企業(推特)反而變成的管理者;然而在現實中,兩者角色又顛倒過來。這有點像十九世紀時,政治和經濟領域開始結合,新的主題「政治經濟學」變成一名新學科,到了現在,政府反而比較像市場參與者,而企業反而比較像政府,要管理一對多的公共財。

延伸閱讀:探討》去中心化治理: DAO 的基礎設施淺析與 DeFi 流動性挖礦

治理問題:數位民族變成了數字民族主義

治理問題也延伸到了加密產業。如何決定區塊鏈未來方向衍生出了治理問題。不過在治理問題並不能解決社群之間的分裂。

Vitalik Buterin 表示,大約在 2013 年以前,加密社群的成長速度相當驚人,同樣驚人的還有社群凝聚力。但由於比特幣鏈上交際量不斷成長,隨即引起「擴容議題」的爭議。

除了比特幣社群對擴容本身的爭議外,以太坊也主導了另外的另一潮流。

首先是比特幣分身的內戰,擴容議題導致社群分歧,甚至還有在香港舉辦的會議,試圖消彌彼此的分歧。但最終,兩方的看法還是將比特幣應分叉成比特幣和比特幣現金(BCH)。之後,又從兩者間分叉了更多網路,社群延續著自身對比特幣的願景,各自努力。

另一方面,以太坊也分裂成以太坊(Etheruem)和以太坊經典(Etheruem Classic)。

– 圖片來源:vitalik.ca –

至此,數位民族變成了數位民族主義,社群各自支持彼此信仰的「真理」。雖然名稱類似(比特幣、比特幣現金),但社群實際上是兩個不同的共和國,雙方都沒有能力摧毀對方,也沒有更高的「主權」可以在兩者之間裁決爭端。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爭執就和過去國家、宗教信仰的爭端無異,所以加密社群的爭端也可能會在未來數年,乃至數十年中持續發生。

延伸閱讀:觀點|以太坊 2.0 的「悲觀面」:社群對分片的疑惑、硬分叉倒數計時?

激勵加密產業繼續往前的動力為何?

接下來,Vitalik Buterin 討論了產業發展的動力。

資金流入確實會讓開發更順利,但與此同時,這背離了原本開發者社群運作的方式,僅僅是以「利潤」為導向的區塊鏈計畫往往會失敗,這些計畫並沒有想要開拓這領域,這也是許多創投區塊鏈(VC Chain)最終走向失敗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如果全靠理想支撐,那開發出來的產品可能會失衡,例如使用者介面設計的可能會不太理想。

對 Vitalik Buterin 而言,最重要的將是「文化」。一個具有高度理想的區塊鏈計畫,可能相當於有兩倍資金的「創投區塊鏈」,而這種文化的敘事能力、凝聚力就相當驚人。但與此同時,這樣的文化就有可能造成社群間的彼此衝突,如果要下一個「地獄版的結論」的話,Vitalik Buterin 認為這種競爭將變成文化戰(Culture war)。

結論:在叢林中各自繁茂滋長

Vitalik Buterin 總結了上述觀點,所以現在的產業有以下問題:

  1. 一對多的互動變得更重要。
  2. 生態系統變得複雜,無法用簡潔的模型分析。
  3. 生態多元,不同的社群被迫並存,各自發展。

他認為,儘管上述問題比許多人想像中的要更複雜,但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已經做好準備,發揮自身在世界的影響力。年輕世代開始注意到黃金很無趣,而黃金的 9 兆市值必須要流入某項資產,而這項資產很有可能是加密貨幣。

同樣地,一對多的邏輯也讓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變得更有用。雖然中心化是有效率的,但如何調解真實世界的協調問題,則是另外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Vitalik Buterin 認為聯盟鏈或是其它半集中化的區塊鏈並非最後解方。

因為半集中化區塊鏈無法調解不同族群之間的爭執,而「笨重、效率低」的公有區塊鏈就變成最好的解決方案。事實上,目前公有區塊鏈也正在慢慢前進,且大眾也正在慢慢採用區塊鏈。

最後,Vitalik Buterin  認為,加密產業、區塊鏈產業是「多學科」的產業,要拆解分析是相當困難的,也就是說,未來還會有很多變化,有些變化將會是奇怪而且難以理解,所以接下來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去適應未來多變的發展。

📍相關報導📍

打通幣圈與主流世界!Vitalik 預想未來幾種「央行數位貨幣與加密貨幣」價值交換場景

Grayscale高管: 今年看到大批「以太坊優先」投資者;ETH信託11月日均交易量創新高


讓動區 Telegram 新聞頻道再次強大!!立即加入獲得第一手區塊鏈、加密貨幣新聞報導。

LINE 與 Messenger 不定期為大家服務

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