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區塊鏈的末路|技術顧問驚爆是老農民,美股上市後「all in」區塊鏈也難救場

曾經的迅雷風靡全國,一度與騰訊齊名。儘管醒悟過來的迅雷開始努力尋求業務轉型但為時已晚,就算曾在美國紐約納斯達克市場「流血上市」,迅雷也早也不是原來的迅雷。10 月 8 日,一則迅雷公告將淡出公眾視野許久的前 CEO 陳磊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挪用公款炒幣」、「轉移公司財產」,這位曾備受認可的「空降兵」 深陷刺眼指控,被深圳市公安局立案偵查。本文由專欄作者 PANews 撰稿,不代表動區立場。
(前情提要:中國公安立案:迅雷前 CEO 陳磊涉挪用「上億公款」炒幣,至今潛逃海外

 

年前,或許陳磊也未能意料到,自己握著一手的好牌,卻會打得稀爛被迫出局。

10 月 8 日,一則迅雷公告將淡出公眾視野許久的前 CEO 陳磊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

「挪用公款炒幣」、「轉移公司財產」,這位曾備受認可的「空降兵」 深陷這些刺眼的指控,被深圳市公安局立案偵查。

而仍潛逃至境外的陳磊卻反駁這是莫須有罪名,他在《每日經濟新聞》回應稱,迅雷控告他的背後,實際上另有隱情,審計機構(普華永道)查到了一些問題,迅雷想將這些問題(的髒水)全部都潑到其身上。

雙方各執一詞背後,難掩迅雷日趨邊緣化的窘境。

而伴隨著陳磊時代的技術,也可說是迅雷的區塊鏈變革之路的一去不復返,這家美股上市公司轉型求生依舊是個問號。

六年掌權路:從受邀上任,到被喊話配合調查

曾經的迅雷風靡全國,一度與騰訊齊名。如今騰訊早已成長為巨無霸,而興盛於 PC 時代的下載巨頭早已在原地踏步中逐漸沒落。

儘管醒悟過來的迅雷開始努力尋求業務上的轉型,如應用商店、移動搜索、瀏覽器、VR、人工智慧等,但已為時已晚。

而就算是在美國紐約納斯達克市場「流血上市」,迅雷也早也不是原來的迅雷。

2014 年,陳磊的加入被外界看作是迅雷探索轉型的標誌性事件。

彼時,時任騰訊雲端總經理的陳磊有著實打實的輝煌戰績,如曾在一年內將幾乎一片空白的廣點通,實現日收入從 0 到破 500 萬,職業前景可謂是相當明朗。

「你想不想做一家自己能說了算的公司?」雷軍的這句話改變了陳磊的職業生涯。

本就無法施展抱負的陳磊毅然選擇加入,成為迅雷十餘年來首位正式任命的 CTO,開始收拾殘局。

與此同時,除了職業經理人的身份外,陳磊還組建了獨立全新的公司網心科技,致力發展迅雷的雲計算、區塊鏈等業務,試圖撕去迅雷「下載巨頭」的標籤。

在大刀闊斧的改革後,迅雷業績也得益於雲計算與其他增值服務收入而大幅增長。

有目共睹的成績得到了迅雷高層的認可,入職一年多後,陳磊正式接過迅雷創始人鄒胜龍的班,成為史上第二任 CEO。

鄒胜龍更是在名為「明天會更好」的郵件中,對陳磊不吝溢美之詞。

而有迅雷內部人員也曾表示,陳磊腦子靈活,思想很超前,格局很大。

那麼,能力頗受認可的陳磊,為何會後悔接受雷軍的邀請,聲稱自己是被架出來做 CEO 的?

我可能犯了很多職業經理人的大忌,一是得罪了一些人,二是太單純。

面對眾多媒體的詢問,陳磊給出了這樣的答案。

延伸閱讀:前 CEO 帶著情人捲款跑路!迅雷發玩客幣後就走味,到底怎麼了?

陳磊口中所說的要追溯到 2017 年轟動一時的內訌事件,該爭議背後也被外界認為是迅雷新一派與老一派矛盾的公開化。

當時的迅雷發佈公告稱,要撤銷迅雷大數據、迅雷易貸、迅雷金融、迅雷小遊戲等品牌和商標授權。

在陳磊看來,這些業務可能存在的政策風險,且並不賺錢。但這一舉動無疑觸碰了諸多老團隊的利益。

其中,迅雷大數據與迅雷集團之間的內訌愈演愈烈,其實際控制人於菲甚至向有關部門舉報了陳磊的新項目玩客幣。

儘管最終雙方達成了「和解」,但新老派間嫌隙的種子卻已被埋下。

在這場權利遊戲中,陳磊終被「下台」。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迅雷公司今年 4 月發給全體員工的《致迅雷全員》內部信中,董事會罷免了陳磊 CEO 職務。隨後,不少陳磊手下核心力量及網心科技大部分員工均被裁員。

對於自己的出局,陳磊是不接受,他拒絕向迅雷新 CEO 李金波進行工作交接,並與情人前高級副總裁董鱈一起出境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在罷免當天,董鱈表弟、陳磊前司機姚某還曾試圖企圖盜取網心科技的數據及源代碼。

而迅雷新管理層在對公司進行審計時竟發現,一家名為興融合的迅雷帶寬供應商實際為陳磊個人控制的公司,他已通過各種非法手段,向興融合轉移了數額巨大的資金,並採取欺騙手段企圖將迅雷公司核心技術人員轉移至興融合公司。

此外,有知情人士還向《第一財經》透露稱,陳磊通過董鱈網羅了一批董鱈黑龍江鶴崗的老鄉、閨蜜,安插在公司關鍵崗位,通過虛構交易環節、編制虛假合約等非法手段,套取公司資金,涉及金額巨大。另外,陳磊還涉嫌挪用公司數千萬資金用於國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幣。

當然,也有挪用公司資金是非法,但炒幣在中國並未被定義為非法。

對此,迅雷以陳磊等人涉嫌職務侵占事宜,於今年 4 月向深圳市公安局提出控告。目前,深圳市公安局已經對涉嫌職務侵占罪的陳磊等人進行立案偵查。

不過,至今未回國配合調查的陳磊對迅雷的指控均予以否認,他向《每日經濟新聞》回應道,公安機關從今年 5 月份調查到 7 月份,他前後已經提交了 5 份資料,且公安機關做出了「不予立案」的決定。

迅雷著急立案的原因是審計機構調查其出現一些問題,如果一但立案成功,審計機構就需立案通知書才能做審計。

至於職務侵占問題,陳磊則表示,深圳市興融合科技有限公司完全依賴網心的,目前興融合所有業務和客戶全部被網心科技切走了,其只是沒有任何業務、完全處於停滯狀態的空殼公司。

迅雷式蛻變:連年虧損,區塊鏈難救場

從外來戶到掌權派,再到黯然出局,陳磊的大起大落也意味著迅雷的「復興運動」注定是坎坷的。

不過,不管是面子還是裡子,改革者陳磊一直都十分大膽。

所謂的漸進式創新和微創新,都是給產業老大打工。

在陳磊眼裡,有價值的創新才有顛覆的可能,從其「all in」區塊鏈便可看出。

「還用戶一個想要的迅雷」,陳磊認為,區塊鏈是真正適合迅雷做的事。

一路改頭換面以來,陳磊一直在淡化其「下載工具」的標籤,並開創了共享計算 + 區塊鏈全新模式,推出了共享智能硬體、星域雲和迅雷鏈三大核心產品,帶領迅雷強勢轉型。

2017 年,陳磊帶領的網心科技賺錢寶團隊試水區塊鏈技術推出了私人雲端硬碟玩客雲,走出了一條與眾不同的 C2B 路徑。

借助數位貨幣概念的大火,玩客雲的銷量開始持續走高,甚至一度被「賣斷貨」。

2018 年 5 月,迅雷發布了迅雷鏈開放平台,及星域 CDN 的全新產品星域雲,陳磊將這兩大產品稱為迅雷技術的攻關之作。

其中,迅雷鏈更是號稱是「全球首個擁有百萬級並發處理能力的區塊鏈應用」,被列入工信部《2018中國區塊鏈產業白皮書》,並在版權分發、金融徵信、商品溯源、醫療健康等領域實現落地。

不得不說的是,陳磊的區塊鏈策略確實為迅雷的轉型發展帶來了一波高光時刻。

雪球數據顯示,迅雷股價曾於 2017 年 12 月飆升至 27 美元。

與此同時,迅雷 2017 年第四季度財報中顯示,其第四季度總營收為 8,240 萬美元,同比增長 128.5%。其中,雲計算和其他互聯網增值服務收入 5,190 萬美元,同比增幅為 431.6%,表現格外亮眼。

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雖然迅雷憑藉區塊鏈重建新商業模式備受關注,但質疑聲也隨之而來。

例如深陷炒作的玩客雲被監管點名「變相 ICO」,慘遭翻車。而這種缺乏長期升值空間的商業模式如同飲鴆止渴,並不是長久之計。

延伸閱讀:中國央行(PBoC)將打壓「代幣空投」等 “變相ICO” 行為

另外有知情人士透露,擔任網心科技的兩區塊鏈技術顧問專家竟是來自黑龍江鶴崗的 60 來歲農民夫婦,其真實身份為董鱈在黑龍江鶴崗老家的親戚,兩位專家收取顧問費的銀行卡實際上由董鱈持有,資金由董鱈支配。

儘管陳磊的野心給迅雷帶來不小的蛻變,但終究只帶來短暫的營收激增,迅雷仍擺脫不了連年虧損、營收難增長的困境。

迅雷 2019 年全年財報顯示,其 2019 年淨虧損為 5,340 萬美元,較 2018 年淨虧損 4,080 萬美元相比,有著明顯的擴大。

同時,2020 財年第一季未經審計財報也顯示,迅雷雲計算和其他互聯網增值服務營收為 2,120 萬美元,環比下降 14.1%。此外,迅雷股價 2017 年觸及高點後一路持續走低,目前僅為 3.07 美元。

過於難看的營收和股價,給股東造成的巨大損失或也是陳磊被莫名其妙架空的關鍵因素之一。

而隨著主攻區塊鏈業務的網心科技被大規模裁員,且陳磊被罷免,迅雷區塊鏈似乎走進「迷霧森林」。據界面新聞報導,迅雷區塊鏈業務原有一百餘人,但在陳磊離職後,新任管理團隊並不看好區塊鏈業務的前景,採取了大幅裁員措施。

截止今年 6 月,迅雷區塊鏈團隊僅剩 10 人左右,網心科技的員工規模也縮水了近一半。

業務的不盡如人意,以及管理層的動盪,迅雷未來又該如何造新血?

📍相關報導📍

高雄高中生陳屍學校冷凍工廠,疑「挪用公款」投資比特幣失利遭債主追債

中國警方凍結「幾千位投資者」銀行帳戶!疑因於加密貨幣場外交易洗錢(OTC)

「韭菜們該覺醒了」誓言打倒中心化交易所!中國發起「提幣三光運動」抵制 Sushi 陰謀


讓動區 Telegram 新聞頻道再次強大!!立即加入獲得第一手區塊鏈、加密貨幣新聞報導。

LINE 與 Messenger 不定期為大家服務

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