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RY風潮反思|影音串流平台真的適合「去中心化」嗎?LBC代幣分配另有隱憂?

近期在台灣 YouTuber 圈與區塊鏈圈引起高度關注,去中心化網路影音系統 LBRY 真有能力取代現有 YouTube,又或是從高度競爭的影音串流產業分一杯羹嗎?本文撰文者為動區專欄作者余哲安,作者現為謙和商務聯誼會投資社社長,持續關注新興產業的發展。

 

有 42 萬訂閱觀眾的知名 YouTuber「NiceChord(好和弦)」發布了《我要「慢慢」離開 YouTube 了》的影片,想要轉進另一號稱去中心化的平台「LBRY」。影片中提及了許多好和弦做為 YouTuber 在平台上面臨的困擾,同時也解釋了離開 YouTube 的動機,也引起了其他 YouTuber 的共鳴,表示:深有同感。

就好和弦這位 YouTuber 的影響力,與大家對他的認同程度,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人也開始好奇什麼是 LBRY,該平台真有能力取代現有 YouTube,又或是從高度競爭的影音串流產業分一杯羹嗎?

因為用戶對舊平台的不滿而轉換到新平台,進而造成新舊平台營運的「此消彼長」,確實是在各產業很常見的因果關係,可是「YouTubers 對平台不滿」的案例卻存在一個本質上的差異:對平台產生高度不滿的不是消費者,而是「上架商品的供應商」。

是的,YouTuber 對平台而言是供應商,他們拍攝製作的影音作品是商品。YouTube 這個平台的消費者,是付費投放廣告的廠商與付費訂閱的 Premium 用戶。免費使用 YouTube 觀看影片的用戶,也是 YouTube 平台銷售給廣告商的商品。

蘋果執行長:如果不付錢,你就是商品

「用戶是商品」這樣的概念也許還沒有很普及,不過這確實已存在許久。

蘋果的執行長提姆.庫克(Tim Cook)就曾說道:

「如果一項線上服務是免費的,那你就不是消費者,而是商品。」。

通常消費者權益與商家利益總是站在對立面,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碰到各種需要維護自身消費者權益的狀況,當他人碰到類似狀況時我們也能感同身受。可是在這個案例其實是上架平台與產品供應商之間的問題,就像便利商店與飲料廠商之間的關係一樣。若以消費者的立場來代入這個案例情境甚至進一步做出各種推斷,未免有些不倫不類。

另一個好和弦在影片中提到的關鍵詞是「去中心化」。

近幾年來「去中心化」這個名詞可以說無所不在,似乎只要對眼前問題的解決方案有任何不滿,「去中心化」就如同神丹妙藥一樣可以解決你所有的煩惱跟問題。

去中心化真的有這樣的「神奇療效」?

當然不是。

什麼是去中心化?

探討去中心化,可以從兩方面著手:

  1. 究竟去了什麼的中心化?
  2. 這個被去掉的主體是什麼?

YouTube LBRY 兩個平台對照來說,最顯而易見的是 LBRY 去掉了管理中心化還有資料儲存跟資料傳輸的中心化;而眾多 YouTuber 的不滿其實就是源自於管理中心化,亦即:YouTuber 只能單方面配合平台的規範沒有商量空間。

然而,面對數不清的 YouTuber,YouTube 官方根本做不到和每一位 YouTuber 溝通、商量,就算做到了也會招來雙重標準的輿論批評。

再來,即便 LBRY 已經不算中心化管理了,但依然會由「LBRY 的入口網站管理團隊」進行創作內容的審查。簡而言,因情色、侵權、暴力等因素導致被黃標或是被平台下架的創作內容,並不會因為到了 LBRY 就躲得過原本在 YouTube 會面臨的結果。

那資料儲存跟資料傳輸的去中心化呢?

使用這樣的去中心化機制可以取代 YouTube 嗎?如果讀者有使用過 BT 種子、FOXY、先鋒影音等等的軟體的話,就可以知道,上述這類軟體的資料傳輸機制其實就是 P2P

這個機制確實沒有一個「中心化」的主體,但 P2P 這個資料傳輸機制其實是比「去中心化」這個由比特幣跟區塊鏈概念所衍生的概念更早就問世了。

所以問題是:如果去中心化這麼好,那 P2P 逐漸沒落的原因是什麼呢?

P2P 網路生態的影視創作

就以影視媒體的應用情境來說,網路傳輸速度隨著技術進步而增加,傳輸速度已趕得上串流影音的播放需求。既然技術進步了,大家自然沒有先下載影片再觀看的必要性。串流影音內容可即時播放無下載等待時間,自然也不會佔據硬碟儲存空間。

簡而言之,之所以早時會下載影片進行觀看是因為當時的網路無法滿足串流影音的技術要求。

目前 LBRY 平台有四種入口供大家選擇,分別是兩種是網頁版本、手機 APP 版本與 PC 版客戶端。可是要做到 P2P 特點中的「用戶越多傳輸速度越快」,必須要以大家使用 PC 版客戶端為前提才會有這個效果,以手機瀏覽或是透過電腦以網頁瀏覽是不會提高影片的傳輸速度的。

但現在會刻意用 PC 版客戶端而不是網頁或手機來觀看影音的人又有多少?

而且這樣的資料儲存機制與傳輸機制也產生了另一個大問題:P2P 網路上的影視創作內容壽命變得很短:

除非是特別經典的影片讓 PC 版客戶端的用戶們捨不得刪除,否則絕大多數影片都是看完了就不會想再看一次,畢竟總是有新的影片可以看。這也造成每一部影片在 P2P 網路上的壽命都變得很短,就如同某一部老電影的 BT 種子太少導致下載速度太慢使得用戶沒有意願下載一樣,進而造成該電影變得更加冷門。

YouTube 平台上的影片無論新舊或是熱門冷門,觀看時都能享有同樣順暢的傳輸速度。無論製片上傳的用戶或是閱聽眾,肯定都希望影片播放是流暢的,這是一個影音平台最基本的要求。

探討到這裡就可以開始思考了:

身為一個影音內容創作的用戶,我該選擇一個管理嚴格但作內容可被流暢播放的中心化平台,還是選擇一個管理相對寬鬆但作品播放會卡頓且創作內容壽命會被縮短的去中心化平台呢?

延伸閱讀:探討》去中心化治理: DAO 的基礎設施淺析與 DeFi 流動性挖礦

LBC 分配代幣上的隱憂?

號稱去中心化的 LBRY 其實也造成了其他面向的中心化。例如支付手段僅限定使用 LBRY 所發行虛擬貨幣LBC。既然 YouTube 都已經可以做到「贊助方式的去中心化」閱聽眾可以選擇各式各樣幣別來作為贊助方式,相較之下 LBRY 限定只能使用 LBC,這種方式無論是對 LBRYer,又或是閱聽眾來說其實是一個很大的缺點。

限定使用是為了讓 LBC 能被用戶們唯一使用並承認其價值,而 LBC 的幣值也是跟 LBRY 背後的公司利益綑綁在一起的。

LBR Y官方網站上可以看到,LBRY 在初創時就鑄造了 4 億枚的 LBC 代幣

其中 1 億枚由 LBRY 官方所有擁有,剩下的 3 億枚 LBC 直接發給 LBRY 的策略合作夥伴們。所謂的策略合作夥伴也許是提供技術支援或硬體設備的廠商,也很可能是被 LBRY 勸誘跳槽的 YouTuber 或其他影音平台的知名用戶。

所以看到一些知名 Youtuber 跳槽過去 LBRY 時也請不要馬上有樣學樣跟著跳槽,人家從 LBRY 拿到的獎勵或許跟你有很大的差異。

上述的策略合作其實很類似公司發行認股選擇權給主管們的獎勵分紅機制。當平台營運上軌道導致 LBC 代幣增值時,這些持有大量 LBC 的策略合作夥伴與 LBRY 公司可以在交易所拋售 LBC 套現。

若平台營運不如預期,由於 LBRY 公司鑄造出來的 LBC 其實也不需要什麼財務成本,所以給出去的那 3 億枚 LBC 就算幣值歸零對公司來說其實也不痛不癢。

另外,LBC 的分佈其實是「非常集中化」的。

透過 LBRY Rich List (Top 500) 可以看出,目前佔據大約 65% 發行量的 LBC 被掌握在特定十個錢包地址手裡。反觀比特幣,前十大錢包地址的持有總和都還不到 4.5%

稍微有一點金融背景的人都很清楚,若一家上市公司有高達 65% 股份被掌控在特定法人手上是可以很輕而易舉做到股票價格操縱的。像這樣幣值波動大且 LBC 隨時可能因為被大量倒貨導致幣值崩盤的風險,對於仰賴 LBRY 代幣獎勵維生的 LBRYer 來說非常不利。而且 LBC 幣值越高,這十大特定錢包倒貨出來套現的風險也就越大。

即便這十大錢包地址內的 LBC 都不套現好了,LBC 幣值的穩定仍取決於虛擬幣交易所裡「LBC的購買需求」和「LBC的賣出需求」。若 LBRY 用戶購買 LBC 的買盤不夠大,LBC 幣值依然會隨著 LBRYer 將所收到的贊助套現而走貶。

去中心化不是萬靈丹

就上述的幾個面向的簡單分析,不難發現那些鼓吹「去中心化解決方案」的人其實不太理解這些解決方案是透過那些機制跟技術來做到「去中心化」的。這些另類機制跟技術固然解決了眼前的小問題,卻又產生了其他更多更無法容忍的大問題。上述這個怪現象在各個領域都有,LBRY 這個案例僅僅是冰山一角而已。

俗話說「新技術+舊產業=新產業」要評估一個新的解決方案可不可行必須要對「新技術」與「舊產業」都具備非常充足的掌握。

單憑著對現有解決方案的不滿就拍腦袋倒向「去中心化」這個理念,抑或是聽到「去中心化」這個關鍵字後大腦頓時失去思考能力直接條件反射式認同,結局往往會是個無可避免的悲劇。

📍相關報導📍

懶人包|好和弦說的 LBRY 是什麼?3分鐘帶你學會使用區塊鏈版 YouTube

台灣 42 萬訂閱 Youtuber「好和弦」宣布慢慢淡出,轉向區塊鏈版 Youtube「LBRY」


讓動區 Telegram 新聞頻道再次強大!!立即加入獲得第一手區塊鏈、加密貨幣新聞報導。

LINE 與 Messenger 不定期為大家服務

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